欢迎光临新汇网请登录|免费注册|QQ登录
首页 > 货币 > 人民币 > 正文

人民币汇率大猜想:“入篮”大考在即,贬值压力仍不减

来源:金汇财经
作者:Chris
发布时间:2015-11-25 12:16:26

人民币兑美元周三(11月25日)基本徘徊在中间价附近,与离岸价差保持在略高于300个点子的水平。今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3877元,较上日上调11点,上日收报6.3895元。离岸人民币兑美元现报6.4197元。

 

人民币汇率大猜想:“入篮”大考在即,贬值压力仍不减

 

人民币兑美元年内迄今累计下跌2.85%,或创下1994年汇率并轨以来的最大年度跌幅;接受彭博调查的经济学家预计到2016年底人民币将再贬3.2%。尽管中国央行过去一年已经六次降息,但经济增速正降至20多年最低水平。

 

人民币汇率大猜想:“入篮”大考在即,贬值压力仍不减

 

人民币汇率大猜想:“入篮”大考在即,贬值压力仍不减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行董事会将在下周一(11月30日)投票决定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人民币的储备货币地位基本是板上钉钉,包括美国在内的IMF主要股东均表示支持。不过,即便是在SDR决议之前,人民币贬值压力仍不减。有美国交易员表示,人民币贬值压力可能会持续到IMF对SDR做出评估决定之日。

 

【“入篮”大考在即,人民币贬值压力不减】

 

有外媒报道指出,中国政府不愿满足人民币疲弱的预期,但同时因“三元悖论”而无从下手,即同时保证稳定的汇率,资本市场完全开放和独立的货币政策预计中国将容忍逐渐走弱的人民币。

 

法国巴黎银行(BNPP)策略师Mirza Baig等在致客户报告中表示,人民币走势仍将是不确定性因素。巴克莱(Barclays)在周二(11月24日)的研究报告中表示,中国最新经济数据依然显示经济活动正在放缓,而增速的进一步放缓不利于未来一年中国相关资产的价格。

 

中国潜在GDP增长率可能比公布的水平低50-150个基点;预计中国2016年和2017年GDP增速分别为6.0%和5.8%,低于普遍预估,且风险偏于下行。许多对中国敏感的资产容易再度蒙受亏损,因为它们的表现比巴克莱的模型预估更好;许多对中国敏感的货币估值仍偏高或合理,其中包括人民币;建议做多美元兑离岸人民币。

 

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在之前的报告中就已经将人民币贬值列为对其明年交易策略威胁最大的三大系统性风险之一,其余两项分别是美债收益率涨速超预期和油价下跌。

 

工业金属价格持续下跌意味着中国的“旧式经济”仍在衰退期。如果明年中国内需的增长减速比高盛预测的更突出、减速涉及范围更大,可能加大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在中国政府政策干预后,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未来12个月会下跌2.5%-3%。

 

高盛分析师Kamakshya Trivedi及其团队此前在报告中亦表示对人民币贬值风险感到担忧,称中国颠簸的减速过程还将继续下去。

 

由于增速不断下降,中国对于通过紧钉美元让人民币贸易加权汇率进一步大幅升值的兴趣不大,尤其考虑到人民币升值将降低政策制定者放松金融环境的能力。因此,结合美元升值以及中国增长减速,中国对人民币的管理方式可能会发生转变,接下来可能还会进一步贬值。在我们看来,这一转变所造成的波及效应是2016年整体新兴市场货币面临的主要风险。

 

【人民币“入篮”象征性意义或大于实际意义】

 

中国央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王勇在《上海证券报》撰文称,美国绝对不允许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走得太快进而挑战美元霸权地位,一定会使尽浑身解数,用强势美元战略来抑制强势人民币战略。

 

人民币加入SDR概率或为90%。但即便人民币加入了SDR,在短期或中期内根本不会对美元的霸权地位构成任何威胁,反而,美国倒因在IMF所特有的投票权和话语权而有了控制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更大空间。

 

而对安本资产管理公司(Aberdeen Asset Management Plc)和天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Investec Asset Management Ltd.)而言,人民币下周可能获得储备货币地位更多是象征性的,不会改变格局。也就是说,他们认为,在IMF投票之后,人们不会急于投资中国。

 

渣打(Standard Chartered)曾预计,人民币纳入SDR将在未来5年吸引4-7万亿元人民币的资金进入中国;穆迪表示,这对中国信贷评级是利好。但天达和安本认为,中国增速放缓的经济和人民币汇率走势仍将是左右投资决策的主要因素。

 

天达驻新加坡基金经理Wilfred Wee表示,纳入SDR本身不会让我们加速投资;让我们投资的依然是基本面,我们认为这是驱动收益率和汇率的因素。

 

安本驻新加坡高级投资经理Kenneth Akintewe表示,我不认为人民币纳入SDR在投资角度一定是大事件。我们认为,在是否投资中国方面,有很多事情需要考虑。人民币在SDR的权重会“相当低”,因此流入中国资产的资本规模不会很大。

 

此外,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郑联盛日前在中证报撰文称,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不应成为加快资本项目开放的催化剂:相关经济体的资本项目开放主要以经济体内部的金融发展和内外协调为基础,成为SDR货币篮子与否与资本项目开放没有直接的关联性。

本网站内容不作为投资的任何依据;所有内容归新汇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转载及镜像 热线电话:021-6131 1357 沪ICP备14051104号